胶带

我现在坐在这里

车立刚保留下来的,还有对妻子的记忆:“以前很多个晚上,她去学校上晚自习,我在家里看电视等她回来。我现在坐在这里,常常会有一种错觉,下一秒她就会开门,看我一眼、唤我一声。” 5月23日,卢雄英停止了输液,改为口服药物治疗,出院证显示为:“血压控...